j

真選組初期設定的同人本們來了!!!!

有一本超貴,那時候非常猶豫,覺得會不會到時候覺得不值得,但今天拿到整個開心到爆炸覺得完全值了!!

好愛真選組的初期設定啊,另外幾乎就是萬事屋現在的雛形,有時候有種在看銀沖的錯覺(?

總子(?)完全戳我,覺得如果當初空知真的選擇了總子的設定,可能會成為我第一個本命的女角吧(然後現在的本命是總悟(。

啊總之,幸福。

but日本yahoo的代拍手續費好貴,我之後還是乖乖請同人代購不要自己用樂淘了QQ

感謝猩猩感謝jump感謝天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生又燃起了希望!!!!!

非常非常自私的希望到了真的完結的那一天,我已經可以平常心的看待它的結束😭😭😭😭

(所以會有日常篇嗎ㄏㄏ

總之
世界如此美好春光如此明媚(根本不是春天

感謝感謝再感謝。
空知,真的辛苦了。希望之後可以砸更多錢在你身上(什麼

抱著“工作做完就可以去二刷銀魂”的心情努力的把事情做完,終於開開心心的出門到了電影院後卻發現自己看錯場次時間了了了了了了(無限迴盪

超低落………

我還二刷的到嗎(被自己蠢哭

和朋友約了特別篇等銀魂完結的時候一起去看作為療傷,但超級害怕到時它早就下片了啊啊啊(有上映的電影院也不多)拜託讓我有多一點機會砸錢在上面好嗎QQ

銀他媽

只剩下五話了嗎………
雖然一直笑說最終章根本堪比死神的長度
但還是希望它可以一直一直這樣下去永遠不要完結啊
好希望它可以一直繼續小品輕鬆搞笑(…?)下去
好希望他們的時間永遠停留

結果我的童年只剩下周刊變年刊的富奸了嗎😭

60

1.心疼了一下佐良娜小天使QQ

2.巳月你的濾鏡也太重了!!把博人之外的人全部濾光了啊!

3.沙隱村隊的成員組合是要不要這麼致敬火影==
雖然很愛他們,但就是因為愛所以無可取代
真的不太喜歡這樣硬要用一個設定超像的組合再來一次
就看的很尷尬
可以瞭解到當時Jason Todd初期人設幾乎就是Dick Grayson翻版時,讀者們的不滿了…

4.萌黃小隊好可愛哈哈哈好喜歡他們

5.看到小櫻開心!!

6.佐助你不回家敢情是去教隔壁家的小孩啊😨

7.就算只是臺詞中的卡卡西也開心(低閾值

看到這對就開心!!!
愛他們!

不過中忍考試一些喬段與對手安排,有些致敬(呼應??)上一輩得太刻意了,看了有些彆扭…

雖然還是頗喜歡最近幾集🌸

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ChungGan:

推荐几个优秀且免费的图片摄影网站,希望大家转载出去,让更多人看到。







不要走
很自私的希望你不要走

但是又希望你可以不要再痛苦了

Wish you are in a better place.
一路好走。
願你安眠。

居然又愛上了珍珠美人魚……
童年回以外,覺得它(忽略細節……與大部分愛情表現)大框架的劇情是還不錯的(像沙羅凱特那邊),反派角色也塑造的不錯。
重點是歌好聽XDDD
主要是第一二季的像kodou和return to the sea之類(名字有點記不清之後再修吧)
結論,童年動畫三分之一獻給它也不虧啦XD
然後雖然有預料到,但lof上的糧還是少的令人髮指QQ

[帶卡]往事如煙

渣虐

雷BE

傷眼

作者腦袋抽風

她也不知道這個是不是文

接受差評作者玻璃心請用私訊的QQ

-------------------------------------------------------------------



前世的轟轟烈烈,今生的綿長似水。

時間的潮汐最終沖淡了一切。

 

仇恨,遺憾,羈絆。

 

沒有甚麼感人肺腑的相逢,一切就如同當時的夏日午後般平淡。

轉世的兩人相貌早已不同於前生,兩人在高中初遇,卻仍是一眼就認出了彼此。

 

“你也來了。”

“恩。好久不見。”

 

 

早已經習慣了沒有對方的世界,千言萬語最終也就輕輕化為問候一句,淡淡一瞥。

 

此生除了彼此,再也沒有遇到任何故人。或許是對於過去的執念,或許是與共同記憶擁有者的相互依偎,兩人像是要連同當初缺失時光一同補回般的,奮力的從彼此身上汲取溫暖。

 

本來在此生幾乎是平行線的兩人,開始成了出雙入對的親密關係。毫不避嫌的行徑搞的全校人盡皆知,被起鬨為校對的兩人對於流言誹語、漫天八卦,倒也不甚在意,對於旁人揶揄總是相視一笑,不予置評。

高中歲月就這樣在兩人膠似漆的生活下流逝。

 

後來兩人進入了不同的大學,選擇了截然不同的專業。

雖是依然維持著同居,但卻也擁有了彼此獨立的生活圈。雙方的生活圈都知曉有這麼一號男朋友存在,不過也從未有甚麼深入交流。兩人默契的從不介入對方的生活。隨著課業加重與交際加廣,兩人相處時間慢慢的被壓縮到只有假日,專業不同社群不同,卻也無意改變的兩人,也就百無聊賴的一起看個電影、吃個餐廳,一起睡個覺,就這樣度過了難得的相處時光。

 

就職後,工作的壓力與社交圈的獨立,更使得相處的時間也慢慢的從假日壓縮到一天,平時回家要不倒頭就睡,要不連夜趕工作。有時甚至一周也說不到幾句話。

 

終於在一日的午後,一個如同當時相逢一般平淡的夏日午後,

 

研究病例到一半的卡卡西,轉頭對身後coding的帶土說

“要不分了吧?”

帶土頓了一下,頭也不回的回到

“恩,好啊。”

然後兩人就甚麼都沒發生般的繼續手邊的工作。

 

輕輕的,柔柔的。這段對話就如同最初相遇般的輕巧柔軟,緩緩的化在斜射進房間的陽光之中。

 

分手的兩人沒有特別搬離共同的公寓,不過就是社交軟件上更改成了單身狀態,在友人問起男朋友時,笑笑回到”分啦。”

 

又過了幾年,本就不乏追求者的兩人在陸續幾任的更替下也漸漸定了下來。搬出了共同的公寓,在與各自對象幾年的相處後,老大不小的兩人喬定了婚禮。

 

約了個吃飯,向對方遞了喜帖,交流了彼此這幾年的經歷,知道對方一切安好後放下心的道別,分道揚鑣。

 

兩人的生活中至此幾乎沒有了彼此的存在,當年轟動全校的戀情,如今也不過是同學茶餘飯後的感慨回憶。

 

兩人安穩的結婚生子,在各自領域成了權威,退休,蒼老,並在親友環繞下帶著笑容過世。

 

往事如煙。